关闭
現在的位置: 開服啦 > 遊戲資訊 >
遊戲資訊欄目是一個介紹手機網路遊戲和單機遊戲資訊的平臺,我們會發佈最新的android手機遊戲,蘋果手機遊戲,Windows Phone手機遊戲和各類應用的資訊。

年少多好朋友多好,足球小將的《奇跡》青春詩

2018-01-08 ⁄ TAG:

「覺醒吧,為奇跡而戰!」

一襲紅色華服的歌手尚雯婕,站在舞臺中央,雙手緩緩升起,與背後的電子顯示屏變幻的 3D 光影,交匯成一出華麗的歌劇。這是去年10月22日,《奇跡MU:覺醒》魔幻交響音樂會在北京北展中心演出時的盛況。

 年少多好朋友多好,足球小將的《奇跡》青春詩

中等個子的雲南人T仔,像一顆珠子遺落在臺下的座位上。面對這首為《奇跡MU:覺醒》手遊打造的同名主題曲,他的神情顯得有些陌生,但是,他還是敏銳地從尚雯婕的吟唱裡,找到昔日玩《奇跡MU》時的榮光,還有伴隨著他整個青春期的熱血與躁動。

至少在那個晚上,T仔恨不得立刻重返「勇者大陸」,穿上自己心愛的龍王套裝,施展出漂亮的騎士連擊技,與魔族來一場快意的廝殺。

「但是……」人生的句子裡總會遇到轉折的語氣,他離開 MU 王國太久了,不知道該從哪裡再撿起來,就像中國神話裡總提到,天上一天,地上一年。T 仔一度覺得,這個與魔族不懈戰鬥的王國是他這個凡人心目中的「天上」。

「或許,從《奇跡MU:覺醒》開始,是一個不錯的選擇。」T仔記得很清楚,第一次知道《奇跡MU》是在2002年,那時的他還是個15歲的國中生。

十三年過去了,他成為了萬千北漂大軍的一員。這個身份讓他不用考慮時間和空間的距離,想也不想就買票去北展重溫《奇跡MU》的舊夢。

一夢十多年,驚覺不願醒。

足球小將和遊戲

2002年,《奇跡MU》正式在中國大陸地區上線運營。

據說,MU 的中文名沿用了臺灣地區的翻譯,當時是希望能打敗另一款端遊《天堂》,盼望有「奇跡」發生。

年少多好朋友多好,足球小將的《奇跡》青春詩

那一年, T 仔還是一個平凡又普通的國中生,帶著學生時代特有的純真、好奇和熱血的目光看待這個世界。

在他的家鄉——雲南的某十八線小城市,他習慣每天早上在學校門口吃一碗柔韌留香的餌絲,然後滿足地去上學。念書是每天的例行公事,除此之外,他的生活裡還剩下兩件比較重要的事:足球和遊戲。

作為學校歷史上國中就入選校隊的第一人,T 仔清楚地記得,2002年學校舉辦了首屆國中部足球聯賽,他們闖進了決賽,但無緣冠軍。「不提當年勇了。」T 仔揮揮手。讓他印象深刻的還有韓日世界盃,中國隊首次闖進了世界盃。儘管,之後中國隊再也沒了當年的高光時刻,他仍然幻想著中國隊能再進一次世界盃。

這個熱血足球小將的另一個愛好是玩遊戲。十四、五歲的孩子總難抵擋遊戲由內到外散發的好奇感,更何況,2002年,進入發展快車道的國產網路遊戲,像流水線一樣,持續地輸出產品,儘管品質好壞不一。

年少多好朋友多好,足球小將的《奇跡》青春詩

「當時某遊戲網站首頁幾乎每天都有新遊戲開測的新聞,每款遊戲的風格和特色都不一樣,」T 仔回憶道。「那時候,大家對遊戲的畫面和內容沒有現在要求的那麼深,完全是玩家們的幸福天堂!」

直到上了高中,T 仔擁有了人生第一臺電腦。不過,母親到現在還時常嘮叨,後悔當年買電腦「害了他」。

在此之前,他經常進出小城裡的網咖,玩玩 CS,尤其為 RO(仙境傳說)瘋狂著迷。也正是在這期間,他的《奇跡MU》原始記憶開始形成,為他兩年後投身勇者大陸埋下了伏筆。

他在自己常去的那家網咖「邂逅」了《奇跡MU》,不過真正開始「踏上」 MU 王國的土地時,卻是在兩年之後的高中生涯,「主要原因是 RO 收費了,學生黨沒錢買點卡。 」與之相對的是,現在的 T 仔玩遊戲基本不考慮錢的問題。

T 仔耗時幾個月見證了一個陌生人在《奇跡MU》裡從新手一直到冰風谷。T 仔和他之間幾乎沒有交流,就站在背後默默觀望,但又像是一種「支援」。實際上,作為旁觀者的他,對這款遊戲有不少問號:為甚麼遊戲裡皮革套劍士砍怪的姿勢那麼怪異?為甚麼遊戲升級那麼慢,經驗條打十幾個怪動那麼一點,要滿10條才能升1級?

不過,這些留在 T 仔大腦裡的困惑,並沒有影響《奇跡MU》給他留下好感,他反而發現了《奇跡MU》能在那個時代突圍而出的「秘密」。

「遊戲畫面真的是跟當時其他遊戲不一樣,不同場景呈現的效果都格外漂亮,比如,地下城的幽深、冰風谷的冷寂、夢幻般的亞特蘭蒂斯......還有 +7 以後的流光閃耀裝備,+0 的黑色暗淡色彩,都非常的酷炫。」T 仔化身成一個「老司機」,滔滔不絕道。

年少多好朋友多好,足球小將的《奇跡》青春詩

足球和遊戲,一個是左右,另一個是右手,攙扶 T 仔在國中生涯穩穩地踏出完美的弧線。而在多年以後,他的人生依然沒有偏離這條弧線的軌跡。

「談戀愛甚麼的,我覺醒的沒這麼快!可能那時候覺得跟基友們一起玩遊戲、踢足球比較開心吧!」現在依然單著的 T 仔稍有遺憾。

勇者大陸的青春

2003年3月,《奇跡MU》開始收費運營,此後的3年,它在大陸迎來了最為輝煌的時刻。

據當時的資料顯示,《奇跡MU》使用者數超過1200萬,最高同時在線達30萬左右,這期間遊戲總共開放了12個大區,800組伺服器。

「當時我們縣城裡的網咖99%的人都在玩《奇跡MU》,這絕對不是誇張,」T 仔說。2004年進入高中的 T 仔,在身邊的同學的耳濡目染之下,正式開啟了勇者大陸的徵戰。作為學生黨,他省吃儉用買遊戲的點卡,「一個月玩半張點卡,算是挺多了」。

T 仔的零花錢有限,玩了《奇跡MU》,就無法再負擔熱愛的 RO,「況且《奇跡MU》那會就像現在的《絕地求生》一樣普及,我找遍了全城的幾十個網咖 ,就一家有 RO。」這些不可抗力讓 T 仔很無奈。「我不得不忍痛割愛,暫時放棄了 RO。」

欣喜地是,他在《奇跡MU》同樣找到了符合青春期的熱愛、熱血以及好奇。《奇跡MU》就像一個符號,跟自己的高中時代綁定在了一起。一想起它,必然想起高中時代,想起一起玩遊戲的友情歲月。反之亦然。

 年少多好朋友多好,足球小將的《奇跡》青春詩

足球小將也變成「足球老將」

當他說起三個少年「玩命狂飆」的故事,依舊語氣激昂,熱血沸騰。2004年的期末考試,下午2點開考,1點20的時候,T 仔跟兩個好基友還在網咖玩《奇跡MU》,大家一邊擔心「考試快來不及了」,一邊又磨磨蹭蹭,始終不願意從位置上挪動半毫。至於原因嘛,當時哥仨都希望能夠合成翅膀的「無視」屬性,因為隨機性很強,前前後後試了好多次,一直沒搞定。

「我們運氣不賴,最後還是成功了,」T 仔長舒了一口氣。「快快快,還有15分鐘。」大家催促著、拉扯著,像閃電一樣從網咖蹦了出去,騎著腳踏車衝向學校。

T 仔和小夥伴最終還是趕上了考試,「因為我們仨完全是不要命的騎法。」說話間,快30的他笑得像個孩子,仿佛被一道白光帶回到了那個純真的年代。

2005年,T 仔擁有了人生的第一臺電腦。當然,父母跟他約法三章,只有規定的時間才能玩。

無規矩不成方圓。每個人都会在後天去學習並遵守規則,至少在某一個時期內,這是行之有效的。當外部的誘惑足夠大,也可能使得我們的決心出現松動。

每天放學回家,臥室裡的那臺靜靜躺著的電腦,都發著一道奇異的光,T 仔很難不去注視他。很多時候,他恪守與父母的約定。他的心有多癢,想玩《奇跡MU》的渴望就有多強。

趁著父母不在家的便利時刻,他會「鋌而走險」,偷偷地打開電腦,開機時螢幕的藍光打在他臉上,雙眼倏地被「點亮」,整個人完全亢奮起來,並伴隨著小心翼翼又心緒不甯的畏懼感。

 年少多好朋友多好,足球小將的《奇跡》青春詩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T 仔的秘密終於在某日的淩晨三點多被「揭開」。夜裡2點鐘,T 仔躡手躡腳地打開電腦,點開《奇跡MU》。玩到3點多的時候,他的父親悄悄推開房門,甚麼話也不說,默默地站著他身後。

T 仔下意識感覺到不對勁,但是他不敢回頭,手上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呆呆地盯著電腦螢幕。「最怕空氣突然安靜......」T 仔用了一句時下流行的話來表達多年前的那種尷尬和驚懼。

過了一會,父親走了,依然甚麼也沒說。打那以後,T 仔再也不敢夜裡起來打電動。

2006年,臨近聯考的 T 仔遭遇了父親最嚴厲的管束,父親的手段一開始比較溫和,「我喜歡足球,足球沒收了。接下來籃球和排球全都遭殃了.....「用 T 仔的話來說,這只是「噩夢」的開始。

後來,父親「無所不用其極」,「他沒收了電視的遙控器,我就去2樓另一個房間看電視,等我到了2樓,插座也沒了。那時候,上網還是撥號的,他們寧願家裡不打電話,也要斷網,電腦徹底淪為擺設。「

那一段日子,這些空前的限制讓 T 仔哭笑不得,叛逆的那團火,差點把他燒出內傷。但是,青春期本就是由外放的活力和內在的克制所構成,T 仔仍然會偷偷地跑去網咖玩遊戲,一邊勤勉地學習,迎接聯考。

這些與《奇跡MU》共度的歲月,成為了 T 仔青春期尾巴最好的注腳,他相信之後會迎來最好的蛻變。至於這種蛻變是甚麼?他並沒有想得太多。

或許是懵懂青春的終結,或許是與心愛的遊戲再續前緣,甚至還有一種可能:邂逅一段與遊戲無關的愛戀。正是這些未知和不確定,歲月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變得愈發迷人。

後《奇跡》時代

實際上,T 仔說,他從來沒有真正地與《奇跡MU》「分手」。

「我上個月還在玩《奇跡MU》的私服,真的比現在大部分遊戲都輕松得多。」T 仔說。進入大學之後,T 仔有更多自由的時間去發現、探索更多的遊戲。在他的人生法則裡,遊戲是他的快樂源泉之一,無論是國中、高中,還是大學,他都那麼真實地翱翔在那些虛擬世界當中。

當他第一次接觸到《魔獸世界》,便被「勾走了魂」,繼而成為了一名「艾澤拉斯土著」。「這可能是一個比較具體的節點,代表著我不再完全受到《奇跡MU》的牽引。」

這不是喜新厭舊,始亂終棄,而是我們每個人在成長中,必然不能擺脫的一種習慣:總會與一些曾經的熱愛漸行漸遠。但即使丢掉了,仍然會蛛絲馬跡的藕斷絲連。

「從這個遊戲玩到那個遊戲,從這個城市漂到那個城市,從舊基友到新基友,唯一不變的就是,只要時間允許,還是會回去再玩玩《奇跡MU》。」T 仔尤為珍視「當年情」。

他的朋友何嘗不是,「就算大家玩的遊戲不一樣,但是只要叫一聲,大家還是會擠時間一起去玩《奇跡MU》,找一找曾經的感覺和快樂。有的人結婚生子之後,雖然玩不了,但也會在Wechat裡聊聊與《奇跡MU》的快意往事。」

與此同時,在 T 仔上大學的2006-2007年,《奇跡MU》在與外掛的斗争中敗下陣來。當時的代理商基本放棄與外掛的斗争,道具复制和外掛合法化(不封掛)加速了 MU 在大陸的衰退。

 年少多好朋友多好,足球小將的《奇跡》青春詩

青春的終結像是一場由時間鋪墊而成的盛大「分手儀式」,沒有頭痛徹心扉的頭也不回,亦沒有淚水在眼眶裡打轉的隱忍,在克制與不自知中的歲月流轉中,自然而然地走到分岔路口,悄然地寫下不告而別。

貫穿 T 仔青春期的《奇跡MU》,既是他青春年少的烙印,也成為了鑲嵌在他與夥伴的集體回憶面板上的按鈕,只要按下它,青春便又回來了。不管是正在焦頭爛額的扮演老爸,還是在擁擠的北京的地鐵8號線上扮演北漂大軍。

一通電話

在北展的《奇跡MU》音樂會結束之後,T 仔給以前一起玩遊戲的老朋友打了一個電話。

「我今天參加《奇跡MU》的音樂會了。」

「哦,是嗎?感覺怎麼樣?」

「還是勾起了不少回憶,眼下就等著玩1月3號手遊《奇跡MU:覺醒》開測了,到時候你玩嗎?」

 年少多好朋友多好,足球小將的《奇跡》青春詩

「當初就是你帶我入坑的,我玩了十多年。你現在還想帶壞我!不玩!」

T 仔掛上電話,他心裡很清楚,朋友說不玩是假的,他肯定是要試試的。「只要是老玩家, 看到《奇跡MU:覺醒》,肯定都会回來再玩玩看的。」

人人有些習慣不想放手;

好比購物 是你的絕對尊貴自由。

玩遊戲也是這樣。T 仔的朋友把陳奕迅這首《不良嗜好》的歌詞敲給了他。

>> 進入開服啦遊戲資訊欄目 掌握更多遊戲攻略和資訊<<


如果您覺得本文還不錯,請給我一個

或者給我一個

謝謝大大的支持!我們會努力提供更好的內容噠!

廣告

喜歡這篇文章嗎?隨便說點什麽吧^_^

編輯郵箱:267199724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