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現在的位置: 開服啦 > 手機情報 >
手機資訊欄目為你提供新款手機的資訊、移動互聯網、手機應用程式的新聞,是台灣、香港、大陸地區最及時的手機資訊欄目。

托尼親述基於iPod的iPhone原型機的故事

2017-01-12 ⁄ TAG: 蘋果 原型機

托尼親述基於iPod的iPhone原型機的故事


  在 iPhone 發佈 10 周年的紀念周裡,我們看到網上又出現了很多與第一代 iPhone 開發相關的消息。昨天 Sonny Dickson 就發佈了一則視訊,其中我們看到是原型機中擁有類似 iPod 的介面設計,還帶有虛擬滾輪。

  而一直以來,坊間盛傳的版本是當時蘋果內部有兩個團隊在開發設備,一個是想讓 iPod 變成手機,一個則是想將 OS X 精簡了然後裝到移動設備上。這兩個小組互相競爭。



  而作為當時親自參與了開發,負責管理 iPod 和 iPhone 小組的托尼·法德爾來說,他不這麼認為。最近他接受了媒體的採訪,我們可以來看更詳細的消息:

  最近網上曝光了第一代 iPhone 開發初期的原型機,還有很多當時相關的事情也被曝光了,包括初期有兩個不同的解決方桉,競爭得水火不相容。

  當時有大量的使用者介面開發、軟體和硬體之間的開發。其實那應該是不同的想法的碰撞,而有時候愚蠢的东西只是一開始的時候開起來比較愚蠢,一旦有了突破,你就會發現它已經變得很聰明瞭。比如,「噢!誰都喜歡在實體鍵盤上打字,沒有人會想著在玻璃上輸入文字」,很多事情都是這樣的。你需要不斷給人壓力,這樣他們下意識的反應才不會是問題的答案。那時候我們應該有 16 或者 17 種不同的概念。

  那些曝光出來的东西,有觸控屏滾輪、有 iPod 介面等等,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都覺得應該是瘋了才會想出這樣的东西吧。那麼你來說說這些曝光出來的东西都是甚麼?

  當時是有兩種不同類型的原型機。其中之一是給使用者介面小組使用的,因為那時使用者介面小組還使用 Director,他們總能夠很快地在螢幕上類比一些东西。一個小組把它當做 iPod 那樣來開發,而另一個小組則是以觸控屏為出發點來進行開發。這兩個小組互有合作,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樣是兩組不同的人在嘗試不同的东西。另外還有開發組原型機,我們可以在這個原型機上重新使用者介面,嘗試觸控屏和實體按鍵的設計。因此,在第一代iPhone的開發過程中,硬體和軟體使用者開發介面其實一直是並行的。你在視訊中看到的只是使用者介面開發人員他們在 Mac 上所做的事,沒有原型機硬體。

  接下來我們談談最新發佈的視訊裡,我們看到的硬體所運行的軟體吧。我們發現原型機上並沒有運行 Director。

  有人負責將一些东西移植到真正的 iPhone 上。所以在這個過程中,這些人可能是出於好玩才移植的。當時沒有硬體演示,一開始都是在 Mac 上測試軟體的。後來我們嘗試開發滾輪,畢竟已經有現成的滾輪 iPod 可以參考,所以我們想在滾輪 iPod 的基礎上進行開發。但是在 iPod 上編輯使用者介面難度實在太高,所以我們先在電腦上編輯,然後再移植到iPod中。

  這就說明瞭為甚麼會有 Aqua 介面元素——這是一款用於 iPod 類比的 Mac 應用。

  準確地說它是一款 Mac 應用。它可以是 Director,也可以其他东西。

  那麼它最終是如何出現在 iPhone 原型機上?

  後來有人把它移植過去了吧。

  是蘋果的人還是其他地方的人?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就是有人在某事某地將它移植過去了,所以現在才能看到它們並列放到一起对比。不過在蘋果公司內部,當時做決定的時候我們不會做這樣的对比,我們從沒有做過這樣的对比,這也不是蘋果會做的事。

  在視訊原型機中我們可以看到介面分成上下兩個部分:上半部分是手機的功能表書,下班部分是一些奇怪的類比的东西。所以當時你的想法是「把 iPod 做成電話」。可是怎麼就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了?

托尼親述基於iPod的iPhone原型機的故事


  這就得說到更久以前的事情了。起初我們是想讓 iPod Video 產品更好用。所以在 iPod 上放了一個大螢幕,取消實體滾輪,使用虛擬滾輪設計來替代,這樣使用者就可以檢視寬屏視訊和照片。滾輪是這個計畫最大的阻礙,我們不想把設備做的太大了,只是想讓螢幕變大,我們就嘗試各種辦法。所以就有了視訊中的虛擬滾輪,這也是我們的一種嘗試。

  然後就是iPod Phone,但是它的螢幕太小了——很像諾基亞的小螢幕手機設計。然後我們試過只用滾輪來作為介面,畢竟它很有代表性。當時所有市場營銷人員腦海裡想的都是——打死我們也不能讓滾輪消失,所以我們就試試這個設計吧。但是 iPod Phone 有一個致命缺點——它不能撥號,這也是它最終被淘汰的原因。它的設計和其他功能都沒有問題,但就是撥號不方便,太囉嗦了。所以我們只能非常遺憾地說:「這樣也行不通。」

  後來我們又嘗試多點觸控,直到最後介面完全改變,變成了現在我們看到的樣子,我們把它叫做磁貼。

  那麼當時和喬布斯還有其他人一起的時候,你的提議是甚麼,其他人的提議呢?

  那時我們很多人已經意識到,用滾輪撥號實在太麻煩了,所以我們和喬布斯坦白:「史蒂夫,我們不想在這上面浪費時間了。」可是喬布斯說:「不,我希望你做下去。你繼續做下去。你必須嘗試。試一試吧。」

  我們做了一切嘗試。試過在滾輪上添加小按鍵,可以直接點擊撥號。諾基亞也推出過這麼一款手機,手機上的數位鍵盤就排列成圓形,不過是實體按鍵,當時喬布斯就是希望我們往這個方向嘗試看看能不能成功,所以我們也就繼續嘗試了。

托尼親述基於iPod的iPhone原型機的故事


  但後來我們還是和他說:「史蒂夫,放棄吧,真的太難了,行不通。」所以我們花了4、5個星期的時間,做了一半後就和他說「這個真的不行。」接著我們又試了4、5個星期,還是不行,所以我們說:「這就是浪費時間。」但我們還是得準備好繼續研究下去,因為那才是他想要的。開發鍵盤硬體的時候也是一樣的情況。史蒂夫說:「不,我們必須想辦法讓這個鍵盤能夠在玻璃上工作。」

  所以 iPhone 的 iPod OS 版最後命運是……

  在我接管這個部門之前,Jon Rubinstein 是主要負責人。Jon 和另外幾個人已經開始開發基於 Linux 的作業系統,還有就是 Avie Tevanian 和史考特·福斯特在開發的精簡版 OS X。他們在競爭,看誰開發出來的系統更好。他和 Jon 在戰鬥。

  我接管了之後,我們已經有足夠的條件確保它可以在硬體上運行,因為當時 macOS 非常大。後來我決定放棄嵌入 Linux 專案,因為我們知道我們還有更好的選擇。喬布斯對這一切都非常滿意。從我接管部門到最終決定 Purple OS 這條路可以繼續走下去,這期間只隔了 2、3 個星期的時間。

  Purple 就是現在的 iOS 的代碼?其他东西和這個代號沒有任何關系?

  沒錯。

  那麼,在硬體的選擇上,你又是如何確定選擇 ARM 處理器的?

  還是因為 iPod。我們把 iPod 上的东西都搬過來。最終,iPhone 成功了,然後喬布斯尋思著轉而使用英特爾的處理器,所以在艾薩克森所著的《喬布斯傳》中你們才能看到英特爾和 ARM 之爭。不過從一開始就是 ARM處理器了,這甚至都不是一件需要做任何決定的事情,因為我們就是在 iPod 的基礎上開發了設備。

  那是甚麼時候你意識到自己做了一款必勝的產品?

  其實我不知道我們是否開發了一款必勝的產品,但我想我們擁有必勝的設計。這兩者是有區別的。但我們的觸控操作在真正硬體產品上都獲得相應,軟體在真正的硬體上運行流暢,而且和其他廠商的相比,它的速度那麼快,回應那麼迅速,當我們跨過各種障礙之後,我們明白我們的設計必勝。雖然一路我們必須狠心放棄很多东西才最終得到這麼一款產品,但是我們知道它的設計很棒。它的設計以及我們所嘗試的所有想法和設想都不存在問題。其實就是,為了讓這款產品能夠面世,我們必須破釜沉舟。

>> 進入開服啦手機情報欄目 掌握更多遊戲攻略和資訊<<


如果您覺得本文還不錯,請給我一個

或者給我一個

謝謝大大的支持!我們會努力提供更好的內容噠!

廣告

喜歡這篇文章嗎?隨便說點什麽吧^_^

編輯郵箱:2671997246@qq.com